2023年03月29日 星期三

第五章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和從新民主主義到社會(huì )主義的過(guò)渡

發(fā)布日期:2017-07-28

信息來(lái)源:中聯(lián)部網(wǎng)站

  一、新中國的誕生,人民民主政權在全國范圍的建立和鞏固
 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,是中國有史以來(lái)最偉大的事件,也是二十世紀世界最偉大的事件之一。
  這一天下午,北京30萬(wàn)軍民在天安門(mén)廣場(chǎng)隆重舉行開(kāi)國大典。毛澤東主席在天安門(mén)城樓上莊嚴宣告:“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。”他按動(dòng)電鈕,五星紅旗冉冉升起。人民解放軍三軍受閱部隊邁著(zhù)威武雄壯的步伐通過(guò)天安門(mén)前。群眾游行的隊伍高舉紅旗,縱情歡呼人民當家作主的共和國的誕生。
  開(kāi)國大典之前,第一屆人民政治協(xié)商會(huì )議選舉產(chǎn)生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(huì )舉行第一次會(huì )議,一致決議接受《共同綱領(lǐng)》為施政綱領(lǐng),任命周恩來(lái)為中央人民政府政務(wù)院總理兼外交部長(cháng),毛澤東為人民革命軍事委員會(huì )主席,朱德為人民解放軍總司令等。中央人民政府和政務(wù)院機構負責人包括中國共產(chǎn)黨、各民主黨派、海外華僑和其他愛(ài)國民主人士等許多方面的優(yōu)秀代表人物、知名人士和專(zhuān)家,充分體現了中國共產(chǎn)黨領(lǐng)導的多黨合作團結建國的精神和政權特色。
  新中國成立后,領(lǐng)導和組織這場(chǎng)革命取得勝利的中國共產(chǎn)黨,成為在全國范圍執政的黨,擔負起領(lǐng)導全國各族人民建設新政權的重任,黨的各級組織和人民軍隊,在建立新國家的工作中表現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(wù)的精神、艱苦奮斗的作風(fēng)和嚴明的紀律,令人耳目一新。人民政府有效地開(kāi)展工作,將全國人民迅速地組織在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、軍事及其他各種組織里。全國各族人民革命熱情高漲,廣大工農勞動(dòng)群眾以翻身作主人的嶄新面貌,在戰爭廢墟上重建家園,恢復生產(chǎn)。青年學(xué)生和知識分子歡欣鼓舞,踴躍參加革命工作。許多身處海外卓有成就的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如李四光、華羅庚、老舍等輾轉返回祖國參加建設。中華大地上呈現出萬(wàn)象更新的局面。
  新中國一經(jīng)成立,就迎來(lái)第一次建交高潮,先后與蘇聯(lián)及歐亞十多個(gè)人民民主國家建立了外交關(guān)系。在毛澤東訪(fǎng)問(wèn)蘇聯(lián)期間,1950年2月14日,簽訂了《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》和有關(guān)協(xié)定。同時(shí),在堅持一個(gè)中國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原則下,積極改善、發(fā)展同新興民族獨立國家尤其是鄰近的民族獨立國家的關(guān)系,使中國對外關(guān)系取得突破性進(jìn)展。到1951年,新中國同印度等四個(gè)亞洲民族獨立國家及瑞典等四個(gè)歐洲資本主義國家相繼建立了外交關(guān)系。
  建國伊始,黨面臨著(zhù)很多困難和嚴峻考驗。軍事上,國民黨還有上百萬(wàn)軍隊在負隅頑抗。經(jīng)濟上,所繼承的是一個(gè)十分落后的千瘡百孔的爛攤子。國際上,美國拒絕承認并竭力阻撓其他國家承認新中國,阻撓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(lián)合國的合法席位,對新中國實(shí)行政治孤立、經(jīng)濟封鎖和軍事包圍的政策。此外,黨也面臨著(zhù)因革命勝利而可能滋長(cháng)的驕傲自滿(mǎn)、享樂(lè )腐化等腐朽思想的侵蝕。
  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根據七屆二中全會(huì )制定的各項基本方針,采取一系列措施,為鞏固新生的人民共和國進(jìn)行了卓有成效的斗爭。
  中國人民解放軍經(jīng)過(guò)一年的作戰,截至1950年10月,殲滅國民黨正規軍128萬(wàn)余人,實(shí)現了除西藏、臺灣和少數島嶼以外的全部中國領(lǐng)土的解放。1951年,中央人民政府同西藏地方政府達成關(guān)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(xié)議,西藏獲得和平解放。在新解放區,人民解放軍進(jìn)行大規模的剿匪作戰,殲滅土匪和武裝特務(wù)260余萬(wàn)人,使舊中國歷史上遺留下來(lái)而為廣大人民深?lèi)和唇^的匪患得到根絕。
  隨著(zhù)人民解放軍的勝利進(jìn)軍,各新解放地區迅即建立臨時(shí)的過(guò)渡性政權——軍事管制委員會(huì ),鎮壓反革命的破壞活動(dòng),接管?chē)顸h的一切公共機關(guān),維護社會(huì )秩序,幫助各地召集各界人民代表會(huì )議,選舉地方人民政府。到1951年9月底,全國的大行政區、省、直轄市、省轄市和縣,以及直到基層的政權機構基本建立起來(lái)。各級行政機關(guān)的有效運轉,使建國初期紛繁復雜的政府工作迅速打開(kāi)局面。
  新中國的國營(yíng)經(jīng)濟,隨著(zhù)接管城市過(guò)程中沒(méi)收官僚資本企業(yè)逐步建立起來(lái)。到1950年初,合計接管官僚資本的工礦企業(yè)2800余家,金融企業(yè)2400余家,構成了人民共和國建國初期國營(yíng)經(jīng)濟的主要部分。同時(shí),人民政府還廢除帝國主義利用不平等條約獲取的在中國的經(jīng)濟特權,收回長(cháng)期被帝國主義盤(pán)踞的中國海關(guān),實(shí)行對外貿易的管制和對外匯的管理,維護了國家的獨立、主權和經(jīng)濟等方面的利益。
  七屆二中全會(huì )確定進(jìn)入城市后黨的工作要以恢復和發(fā)展生產(chǎn)為中心。在新解放區工礦企業(yè)大都遭到不同程度破壞,恢復生產(chǎn)面臨嚴重困難的情況下,黨要求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階級,動(dòng)員一切社會(huì )力量為恢復生產(chǎn)而奮斗。
  在黨中央的領(lǐng)導下,以陳云為主任的中央財政經(jīng)濟委員會(huì )成功進(jìn)行了穩定物價(jià)和統一財經(jīng)的重大斗爭。進(jìn)城之初,非法買(mǎi)賣(mài)銀元、外幣的投機活動(dòng)十分猖獗,上海、武漢、廣州等新解放城市首先進(jìn)行了取締銀元投機的斗爭。隨后,針對不法投機商大量囤積生活必需品,哄抬物價(jià),擾亂市場(chǎng)的情況,中央人民政府在全國范圍內組織糧食、棉紗、棉布、煤炭的集中調運,保證了市場(chǎng)供應,同時(shí)收緊銀根,使投機商因資金周轉失靈而紛紛破產(chǎn)。
  黨和人民政府進(jìn)行了統一國家財政經(jīng)濟的大量工作,力求做到國家財政收支和市場(chǎng)物資供求的基本平衡。1950年3月,政務(wù)院決定統一全國財政收入、物資調度、現金管理。還決定緊縮編制、清理倉庫、加強稅收、發(fā)行公債、節約開(kāi)支等。這些措施收到明顯效果,使財政收支接近平衡,物價(jià)日趨穩定。穩定物價(jià)和統一財經(jīng)的工作,是新中國成立后在財政經(jīng)濟戰線(xiàn)上一個(gè)具有重大意義的勝利。它證明中國共產(chǎn)黨不僅在軍事上、政治上是強有力的,在經(jīng)濟上也是完全有辦法的。
  國家財經(jīng)狀況的初步好轉,還不是根本好轉。1950年6月召開(kāi)了黨的七屆三中全會(huì )。毛澤東指出,我國財政經(jīng)濟狀況的根本好轉,要用三年左右的時(shí)間,創(chuàng )造三個(gè)條件,即:土地改革的完成;現有工商業(yè)的合理調整;國家機構所需經(jīng)費的大量節減。針對有些地區在對待階級關(guān)系上出現某些“左”的傾向,毛澤東強調當前的主要任務(wù)是進(jìn)行土地改革,肅清國民黨殘余、特務(wù)、土匪,推翻地主階級。在這個(gè)復雜的斗爭中,必須處理好同民族資產(chǎn)階級、各民主黨派、知識分子和少數民族之間的關(guān)系,不要四面出擊,樹(shù)敵太多,造成全國緊張。全會(huì )明確反對企圖提早消滅資本主義實(shí)行社會(huì )主義的錯誤思想。七屆三中全會(huì )是新中國成立初期黨的重要會(huì )議,為全面實(shí)施《共同綱領(lǐng)》規定了明確的戰略策略方針和行動(dòng)綱領(lǐng)。
  正當中國人民全面落實(shí)七屆三中全會(huì )的部署,為爭取財政經(jīng)濟狀況全面好轉而斗爭的時(shí)候,1950年6月,朝鮮戰爭爆發(fā),美國隨即打著(zhù)聯(lián)合國旗號武裝干涉朝鮮并派遣第七艦隊入侵臺灣海峽。侵朝美軍不顧中國政府的多次警告,越過(guò)三八線(xiàn),直逼中朝邊境的鴨綠江和圖門(mén)江,出動(dòng)飛機轟炸中國東北邊境的城市和鄉村,新中國面臨著(zhù)外部侵略的嚴重威脅。
  在這個(gè)危急關(guān)頭,應朝鮮黨和政府的請求,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決定抗美援朝、保家衛國。10月19日,以彭德懷為司令員兼政治委員的中國人民志愿軍奉命開(kāi)赴朝鮮戰場(chǎng),以大無(wú)畏的英雄氣概,毅然承擔起保衛和平的歷史重任。到1951年6月,志愿軍與朝鮮人民軍緊密配合,歷時(shí)八個(gè)月,連續進(jìn)行五次大的戰役,將以美國為首的“聯(lián)合國軍”從鴨綠江邊趕回到三八線(xiàn)附近,敵人被迫同意與我進(jìn)行停戰談判。與此同時(shí),黨和政府在國內發(fā)動(dòng)了一場(chǎng)轟轟烈烈的抗美援朝運動(dòng),極大地激發(fā)了全國人民的愛(ài)國主義熱忱。在整個(gè)戰爭期間,全國人民支援朝鮮前線(xiàn)的捐款可折合戰斗機3710架,各種作戰物資達560萬(wàn)噸,為戰爭的勝利作出了重大貢獻。
  在此后持續兩年的打打談?wù)勚?,美國將其全部陸軍的三分之一、空軍的五分之一和海軍的近半數投入朝鮮戰場(chǎng),中朝人民軍隊針?shù)h相對,以打促談。敵我雙方投入戰場(chǎng)的最高兵力達300多萬(wàn),兵力密度、敵方空中轟炸密度和許多戰役戰斗的炮火密度都是空前的。在異常殘酷的戰爭中,志愿軍指戰員發(fā)揚祖國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、為了祖國和民族的尊嚴而奮不顧身的愛(ài)國主義精神,英勇頑強、舍生忘死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,不畏艱難困苦、始終保持高昂士氣的革命樂(lè )觀(guān)主義精神,為完成祖國和人民賦予的使命、慷慨奉獻自己一切的革命忠誠精神,以及為了人類(lèi)和平與正義事業(yè)而奮斗的國際主義精神,創(chuàng )造了偉大的抗美援朝精神。三年來(lái),志愿軍中涌現出楊根思、黃繼光、邱少云等30多萬(wàn)英雄功臣。
  美國在戰場(chǎng)上沒(méi)有得到的東西,在談判桌上也沒(méi)有得到。它遭到的空前的嚴重失敗,使它不得不于1953年7月27日在停戰協(xié)定上簽字。
  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,粉碎了帝國主義擴大侵略的野心,維護了亞洲和世界和平,使中國的國際威望空前提高,包括美、蘇在內的世界各國都感到必須重新估計中國在世界上的分量。帝國主義從此不敢輕易欺侮和侵犯中國,為我國新民主主義改革和建設贏(yíng)得了一個(gè)相對穩定的和平環(huán)境。
  朝鮮戰爭爆發(fā)后,國民黨遺留在大陸的一批反革命分子一時(shí)氣焰囂張,大肆散布謠言,進(jìn)行種種破壞和搗亂活動(dòng),甚至襲擊政府機關(guān),殘害干部和群眾。針對這種情況,黨中央作出決定,從1950年10月開(kāi)始,在全國范圍內大張旗鼓地開(kāi)展了鎮壓反革命運動(dòng)。歷時(shí)三年的鎮反運動(dòng),基本上掃除了國民黨反動(dòng)派遺留在大陸的反革命殘余勢力,曾經(jīng)猖獗一時(shí)的特務(wù)、地下軍、反動(dòng)會(huì )道門(mén)等黑社會(huì )組織及舊中國歷代政府都未能肅清的湘西、廣西匪患基本上被肅清。我國社會(huì )秩序獲得前所未有的安定,有力地支持、配合了抗美援朝戰爭和各項改革建設工作。
  二、新民主主義改革和建設的全面展開(kāi),國民經(jīng)濟的恢復
  在抗美援朝戰爭進(jìn)行的同時(shí),黨按照《共同綱領(lǐng)》的規定,從1950年冬到1953年春,領(lǐng)導了大規模的土地改革運動(dòng)和其他各項新民主主義改革和建設,勝利完成恢復國民經(jīng)濟的艱巨任務(wù)。這一切為大規模有計劃的經(jīng)濟建設準備了條件。
  1950年6月,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(huì )頒布了由中共中央提出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》,在占全國人口大多數的新解放區農村開(kāi)展轟轟烈烈的土地改革運動(dòng)。從1950年冬到1952年底,全國除一部分少數民族地區外,土地改革基本完成。在約有3500萬(wàn)人口的少數民族地區,黨決定分別不同情況,用更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,采取適合各少數民族特點(diǎn)和有利于民族團結的政策和措施來(lái)完成民主改革任務(wù)。在西藏地區,中央決定由西藏地方政府自動(dòng)進(jìn)行改革,并耐心等待各種條件的成熟。后因1959年西藏上層統治集團發(fā)動(dòng)武裝叛亂,中央在平叛的同時(shí),應廣大農奴和進(jìn)步上層人士的要求,開(kāi)始在西藏地區進(jìn)行民主改革,至1960年10月基本完成。這標志著(zhù)中國少數民族地區以土地改革為中心的民主改革基本結束。
  土地改革在全國范圍的基本完成,摧毀了中國封建制度的經(jīng)濟基礎,消滅了封建地主階級,使深受剝削壓迫的中國農民獲得土地等基本生產(chǎn)資料,擺脫千百年來(lái)封建宗法的人身束縛,極大地解放了農村生產(chǎn)力,促進(jìn)農村經(jīng)濟迅速走向恢復和發(fā)展。黨依靠土地改革中形成的有覺(jué)悟有組織的階級隊伍,完成了對舊的鄉村基層政權的改造,為中國社會(huì )逐漸走向進(jìn)步奠定了深厚的群眾基礎。這是近代以來(lái)中國人民反封建斗爭的一個(gè)偉大勝利。
  新民主主義改革的一個(gè)重要方面,是國營(yíng)工礦交通企業(yè)的民主改革。在改革中,清除隱藏在企業(yè)內部的反革命分子和封建殘余勢力,廢除舊社會(huì )遺留的官僚管理機構和各種壓迫工人的制度,建立工廠(chǎng)管理委員會(huì )和職工代表會(huì )議,吸收工人參加工廠(chǎng)管理,調動(dòng)了廣大工人群眾當家作主、搞好生產(chǎn)的積極性,為恢復工業(yè)生產(chǎn)和交通運輸事業(yè)創(chuàng )造了必要的條件。
  1950年5月1日,中央人民政府頒布的婚姻法規定:“廢除包辦強迫、男尊女卑、漠視子女利益的封建主義婚姻制度。實(shí)行男女婚姻自由、一夫一妻、男女權利平等,保護婦女和子女合法利益的新民主主義婚姻制度。”這是我國反封建斗爭深入的表現。與此同時(shí),黨和政府還采取堅決措施,徹底取締舊社會(huì )遺留的賣(mài)淫嫖娼、販毒吸毒、聚眾賭博等各種丑惡現象,使社會(huì )風(fēng)氣大為好轉。
  在新民主主義改革不斷深入的同時(shí),圍繞恢復和發(fā)展生產(chǎn)這一中心工作,黨和政府領(lǐng)導開(kāi)展了包括經(jīng)濟、政治、思想文化等多方面的新民主主義建設。
  七屆三中全會(huì )閉幕以后,經(jīng)濟方面的一個(gè)重大舉措是合理調整城市工商業(yè)。中央確定:在“公私兼顧、勞資兩利”的方針下,抓好調整公私關(guān)系、勞資關(guān)系和產(chǎn)銷(xiāo)關(guān)系,重點(diǎn)是調整人民政府和國營(yíng)經(jīng)濟同私人資本主義經(jīng)濟之間的關(guān)系。調整的措施包括擴大對私營(yíng)工商業(yè)的加工訂貨和代購代銷(xiāo),調整稅收負擔,加強貨幣投放,幫助合法的私營(yíng)工商業(yè)渡過(guò)困難,得到發(fā)展。
  城市工商業(yè)的迅速恢復,與大量收購農副產(chǎn)品、擴大城鄉物資交流是分不開(kāi)的。城鄉交流的活躍,打破了地區間、城鄉間、行業(yè)間的封閉狀態(tài),工業(yè)和農業(yè)、城市和農村互為市場(chǎng),初步形成促進(jìn)商品流通的市場(chǎng)格局。
  在對外貿易方面,針對美國在抗美援朝戰爭開(kāi)始后操縱英、法、日等36國對中國實(shí)行封鎖禁運的政策,中國政府決定采取擴大對蘇聯(lián)和各人民民主國家貿易的對策,西方國家所禁運的各種戰略物資,轉為大部分從蘇聯(lián)等國家進(jìn)口。同時(shí)積極爭取同一些西歐、北歐國家間的貿易往來(lái),并充分利用港澳地區的轉口貿易,作為反禁運斗爭的一條重要戰線(xiàn)。在西方禁運最猖獗的1951年,中國對外貿易總額達19.55億美元,逐漸將舊中國長(cháng)期入超轉變?yōu)檫M(jìn)出口大體平衡。
  在進(jìn)行各種改革和發(fā)展經(jīng)濟的同時(shí),黨和國家還把民主建政和民族團結的工作放在重要位置。到1951年10月,全國大多數省、市、縣召開(kāi)了各界人民代表會(huì )議,其中17個(gè)省、69個(gè)市、186個(gè)縣的人民代表會(huì )議代行人民代表大會(huì )的職權,通過(guò)民主選舉的方式,正式產(chǎn)生各級人民政府的負責工作人員。在發(fā)揚民主的基礎上,統一戰線(xiàn)工作也得到加強。1951年3月8日,中央發(fā)出指示,要求根據統一戰線(xiàn)政策和《共同綱領(lǐng)》原則,各級人民政府委員會(huì )必須配備適當數量的黨外人士,并做到有職有權。在少數民族地區,黨的中心工作是推行民族區域自治,培養少數民族自己的干部。到1953年3月,在全國范圍內建立起縣級和縣級以上的民族自治地區47個(gè),除最早建立的內蒙古自治區外,著(zhù)手籌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、寧夏回族自治區等省級自治區。經(jīng)過(guò)三年努力,民族區域自治已成為國家的一項基本政治制度,對祖國統一、民族平等、民族團結和地區發(fā)展具有重大的意義。
  為實(shí)現《共同綱領(lǐng)》提出的發(fā)展民族的、科學(xué)的、大眾的文化的目標,黨確定了思想宣傳工作的方針任務(wù),有步驟地開(kāi)展對舊有學(xué)校教育制度和社會(huì )文化事業(yè)的改革,爭取和鼓勵知識分子為人民服務(wù),參加新中國建設。隨著(zhù)《毛澤東選集》第一、第二、第三卷的陸續出版發(fā)行,在青年、知識分子和各界人士中形成了學(xué)習毛澤東著(zhù)作的熱潮。毛澤東思想在全國范圍內廣泛傳播,對中國人民的思想變化和共和國各項事業(yè)的發(fā)展產(chǎn)生了深遠影響。
  由于黨已經(jīng)在全國范圍內執掌政權,擔負著(zhù)多方面全新的任務(wù),黨的隊伍也面臨新的考驗。中央于1950年5月1日發(fā)出指示,要求在全黨范圍進(jìn)行一次大規模的整風(fēng)運動(dòng)??朔霞墮C關(guān)的官僚主義和中下級機關(guān)的命令主義,糾正干部、黨員中的居功自傲情緒和“革命到頭”思想,密切了黨和人民群眾的關(guān)系。1953年中央決定進(jìn)行整黨,重點(diǎn)解決黨內思想不純和組織不純等方面的問(wèn)題。經(jīng)過(guò)整黨,共有32.8萬(wàn)人離開(kāi)黨的組織,其中有23.8萬(wàn)混入黨內的各種壞分子和蛻化變質(zhì)分子被清除出黨,有9萬(wàn)多不夠黨員條件的人自愿或被勸告退黨。在整黨期間,還積極慎重地發(fā)展新黨員,到1953年6月底,全國共吸收新黨員107萬(wàn)。
  與加強黨的政治思想建設相配合,根據增產(chǎn)節約運動(dòng)中暴露出來(lái)的貪污腐化問(wèn)題,1951年12月中央決定在黨政機關(guān)工作人員中開(kāi)展一場(chǎng)反對貪污、反對浪費、反對官僚主義的“三反”運動(dòng)。運動(dòng)采取放手發(fā)動(dòng)群眾,大張旗鼓、雷厲風(fēng)行、抓住典型、嚴肅處理等方式,形成了有力的社會(huì )輿論和群眾威力。先后任過(guò)中共天津地委書(shū)記的劉青山、張子善雖然對革命有功,但因墮落為大貪污犯,由河北省人民法院判決,經(jīng)最高人民法院核準,判處死刑。歷時(shí)半年的“三反”運動(dòng),清除了黨和國家干部隊伍中的腐化分子,有力地抵制了舊社會(huì )遺留的惡習和資產(chǎn)階級的腐蝕。隨著(zhù)“三反”運動(dòng)的深入,揭露出許多資本家的行賄偷稅等嚴重違法行為。于是,在私營(yíng)工商業(yè)者中開(kāi)展了一場(chǎng)反對行賄、反對偷稅漏稅、反對偷工減料、反對盜騙國家財產(chǎn)、反對盜竊國家經(jīng)濟情報的“五反”運動(dòng)。“五反”運動(dòng)的開(kāi)展,有力打擊了不法資本家的嚴重“五毒”行為,推動(dòng)了在私營(yíng)企業(yè)中建立工人監督和實(shí)行民主改革,使黨在同資產(chǎn)階級的限制和反限制斗爭中取得又一個(gè)勝利。
  經(jīng)過(guò)三年多的艱苦奮斗,遭到嚴重破壞的國民經(jīng)濟獲得全面恢復,并有了初步發(fā)展。1952年,工農業(yè)產(chǎn)值和主要產(chǎn)品的產(chǎn)量均已超過(guò)建國前的最高水平。人民生活得到改善。1952年同1949年相比,職工工資提高70%,農民收入增長(cháng)30%。在經(jīng)濟恢復的同時(shí),國民經(jīng)濟結構也發(fā)生了深刻的變化。國營(yíng)經(jīng)濟、私人資本主義經(jīng)濟、個(gè)體經(jīng)濟、國家資本主義經(jīng)濟、合作社經(jīng)濟都得到發(fā)展。由于國家的支持和社會(huì )制度的優(yōu)越性,國營(yíng)經(jīng)濟發(fā)展更為迅速。
  新中國成立三年以來(lái),黨在紛繁復雜的斗爭中,堅持貫徹實(shí)施《共同綱領(lǐng)》提出的各項任務(wù),在繼續完成民主革命任務(wù)的同時(shí),使國民經(jīng)濟得到全面恢復和初步發(fā)展,從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等各方面促進(jìn)了社會(huì )主義因素的成長(cháng),為整個(gè)國家從新民主主義轉向社會(huì )主義,奠定了良好的基礎。
  三、黨在過(guò)渡時(shí)期總路線(xiàn)的提出和有計劃經(jīng)濟建設的開(kāi)始
  在中國實(shí)現社會(huì )主義,是中國共產(chǎn)黨自創(chuàng )立時(shí)起就確定的奮斗目標。但是,基于舊中國是一個(gè)經(jīng)濟文化十分落后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(huì )的基本國情,黨確定實(shí)現社會(huì )主義必須分兩步走,必須經(jīng)過(guò)新民主主義革命才能轉入社會(huì )主義革命。這是中國革命發(fā)展的必由之路。因此,黨在很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里一直以新民主主義作為自己的第一步綱領(lǐng),用以規定當前革命的性質(zhì)和通過(guò)這個(gè)革命所建立的共和國的性質(zhì)。在新中國建立之時(shí),中國人民政治協(xié)商會(huì )議制定的起臨時(shí)憲法作用的《共同綱領(lǐng)》,沒(méi)有把中國的社會(huì )主義前途寫(xiě)進(jìn)去。當時(shí)黨中央認為:先經(jīng)過(guò)一段新民主主義建設時(shí)期,再實(shí)行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的國有化和個(gè)體農業(yè)的集體化。這至少要十年到十五年,然后視情況而定。
  隨著(zhù)土地改革的基本完成和國民經(jīng)濟的迅速恢復,建立在沒(méi)收官僚資本基礎上的國營(yíng)企業(yè)和新建國營(yíng)企業(yè)的力量日益發(fā)展壯大,實(shí)際上成為對整個(gè)國民經(jīng)濟進(jìn)行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的重要力量;工人階級在整個(gè)國家中的領(lǐng)導地位和國家對社會(huì )經(jīng)濟活動(dòng)的控制能力,得到很大加強;調整工商業(yè)采取的加工訂貨、統購包銷(xiāo)等措施,不僅起到利用和限制的作用,實(shí)際上也是對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進(jìn)行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的最初步驟;土地改革后黨注意發(fā)揚農民個(gè)體經(jīng)濟和互助合作這兩種生產(chǎn)積極性,幫助農民組織起來(lái),倡導互助合作運動(dòng),實(shí)際上成為引導個(gè)體農業(yè)向社會(huì )主義的集體化逐步過(guò)渡的開(kāi)端。新民主主義的前途必然是向社會(huì )主義發(fā)展,新民主主義的經(jīng)濟中本來(lái)就有社會(huì )主義因素,而且是有決定意義的因素,是不斷壯大其力量和擴展其范圍的因素。蘇聯(lián)社會(huì )主義的發(fā)展已經(jīng)顯示出對于資本主義的優(yōu)越性,對我國有重大的榜樣作用。在這種情況下,黨認為解決工人階級與資產(chǎn)階級的矛盾,在農村和城市開(kāi)始逐步進(jìn)行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的步驟已經(jīng)成為必要并有現實(shí)可能,于是提出向社會(huì )主義過(guò)渡的問(wèn)題。
  1952年9月,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書(shū)記處會(huì )議上講到:我們現在就要開(kāi)始用十年到十五年的時(shí)間基本上完成到社會(huì )主義的過(guò)渡,而不是十年或者更長(cháng)時(shí)間以后才開(kāi)始過(guò)渡。1953年6月,中共中央政治局正式討論和制定了中國共產(chǎn)黨在過(guò)渡時(shí)期的總路線(xiàn):“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,到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基本完成,這是一個(gè)過(guò)渡時(shí)期。黨在這個(gè)過(guò)渡時(shí)期的總路線(xiàn)和總任務(wù),是要在一個(gè)相當長(cháng)的時(shí)期內,逐步實(shí)現國家的社會(huì )主義工業(yè)化,并逐步實(shí)現國家對農業(yè)、對手工業(yè)和對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的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。”這是一條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與改造同時(shí)并舉的路線(xiàn)。1954年9月15日至28日,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(huì )第一次會(huì )議在北京隆重召開(kāi)。大會(huì )通過(guò)了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》,以根本大法的形式,把中國共產(chǎn)黨在過(guò)渡時(shí)期的總路線(xiàn)作為國家在過(guò)渡時(shí)期的總任務(wù)確定下來(lái)。
  過(guò)渡時(shí)期總路線(xiàn)提出以后,黨中央向全黨和全國人民進(jìn)行廣泛深入的宣傳教育工作,在黨內迅速統一了認識,在全國人民中得到廣泛的擁護,成為團結和動(dòng)員全國人民共同為建設一個(gè)偉大的社會(huì )主義新中國而奮斗的新的綱領(lǐng)。
  在過(guò)渡時(shí)期總路線(xiàn)提出的時(shí)候,發(fā)生了高崗、饒漱石分裂黨的重大事件。1954年2月,黨的七屆四中全會(huì )揭發(fā)批判了他們的反黨分裂活動(dòng)。1955年3月,中國共產(chǎn)黨全國代表會(huì )議通過(guò)決議,開(kāi)除高崗、饒漱石的黨籍,撤銷(xiāo)他們所擔任的一切職務(wù)。通過(guò)這次斗爭,維護了黨的團結,為過(guò)渡時(shí)期總路線(xiàn)的順利貫徹提供了重要保證。
  實(shí)現國家的社會(huì )主義工業(yè)化,是國家獨立富強的客觀(guān)要求和必要條件。中央提出,從1953年起,開(kāi)始執行國家建設的第一個(gè)五年計劃;并指出經(jīng)濟建設工作在整個(gè)國家生活中已經(jīng)居于首要的地位。第一個(gè)五年計劃確定的指導方針和基本任務(wù)是:集中主要力量發(fā)展重工業(yè),建立國家工業(yè)化和國防現代化的初步基礎;相應地發(fā)展交通運輸業(yè)、輕工業(yè)、農業(yè)和商業(yè);相應地培養建設人才;有步驟地促進(jìn)農業(yè)、手工業(yè)的合作化;繼續進(jìn)行對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的改造;保證國民經(jīng)濟中社會(huì )主義成分的比重穩步增長(cháng),同時(shí)正確地發(fā)揮個(gè)體農業(yè)、手工業(yè)和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的作用;保證在發(fā)展生產(chǎn)的基礎上逐步提高人民物質(zhì)生活和文化生活的水平。
  第一個(gè)五年計劃開(kāi)始的時(shí)候,雖然我國的工業(yè)已經(jīng)恢復并且超過(guò)歷史上的最高水平,但是工業(yè)化的起點(diǎn)仍然很低。1952年現代工業(yè)在我國工農業(yè)總產(chǎn)值中的比重只有26.6%,重工業(yè)在工業(yè)總產(chǎn)值中的比重只有35.5%。毛澤東有一段給人印象深刻的描述:“現在我們能造什么?能造桌子椅子,能造茶碗茶壺,能種糧食,還能磨成面粉,還能造紙,但是,一輛汽車(chē)、一架飛機、一輛坦克、一輛拖拉機都不能造。”我國仍然是一個(gè)落后的農業(yè)國家。特別是經(jīng)過(guò)抗美援朝戰爭和受復雜國際局勢的影響,改變我國工業(yè)特別是重工業(yè)極端落后狀況的客觀(guān)要求顯得更為緊迫。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,中國參照蘇聯(lián)的經(jīng)驗,選擇了一條優(yōu)先發(fā)展重工業(yè)的工業(yè)化道路。
  “一五”計劃規定,五年內國家用于經(jīng)濟和文化建設的投資總額達766.4億元,折合黃金7億多兩。全部基本建設投資的58.2%用于工業(yè),其中又把88.8%用于重工業(yè)建設。計劃的制訂和實(shí)施,得到蘇聯(lián)政府的很大幫助。中蘇雙方談判確定蘇聯(lián)幫助中國興建156個(gè)項目,這是“一五”計劃工業(yè)建設的中心。但是,黨仍然堅持和強調自力更生為主,凡能自己解決的盡量自己解決。在“一五”計劃期間,國家財政中來(lái)自國外的貸款,只占國家財政總收入的2.7%。這些貸款,從1955年開(kāi)始,就以我國對外貿易的順差分年償還。1956年,中央進(jìn)一步明確提出建立獨立完整的工業(yè)體系的方針。這些對于后來(lái)在國際關(guān)系劇烈變化中我國堅持獨立自主的立場(chǎng),具有深遠的意義。
  國家工業(yè)化建設得到全國人民的熱烈響應。工人階級在努力提高自己的文化水平和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知識水平的基礎上,將熱火朝天的勞動(dòng)競賽運動(dòng)逐步發(fā)展成為以改進(jìn)技術(shù)和管理、提高勞動(dòng)生產(chǎn)率為中心的全國范圍的技術(shù)革新運動(dòng),涌現了孟泰、馬恒昌、王崇倫等一大批勞動(dòng)英雄。農民用努力增加生產(chǎn),積極交售糧棉的實(shí)際行動(dòng)支援工業(yè)建設,并出現了李順達這樣的勞動(dòng)模范。工程科學(xué)技術(shù)人員在工業(yè)化中大顯身手。大批高等學(xué)校和各類(lèi)專(zhuān)業(yè)技術(shù)學(xué)校的畢業(yè)生服從國家分配,不懼艱苦,奔赴祖國各地工業(yè)建設的最前線(xiàn)。為從組織上保證國家大規模經(jīng)濟建設的展開(kāi),1953年,中央從全國一次調集一萬(wàn)多名優(yōu)秀干部到工業(yè)戰線(xiàn),培養他們成為工業(yè)建設的領(lǐng)導骨干。黨中央號召:新老干部都要鉆工業(yè)建設的業(yè)務(wù)。我們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了鉆社會(huì )主義工業(yè)化、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、現代化的國防和原子能的歷史新時(shí)期。
  到1957年底,第一個(gè)五年建設計劃的各項指標大都大幅度地超額完成,工業(yè)、交通運輸業(yè)和基本建設各條戰線(xiàn)喜報頻傳。1953年12月,鞍山鋼鐵公司無(wú)縫鋼管廠(chǎng)等三大工程舉行開(kāi)工生產(chǎn)典禮。包頭鋼鐵公司和武漢鋼鐵公司也先后正式開(kāi)始施工。到1956年,中國第一家生產(chǎn)載重汽車(chē)的工廠(chǎng)長(cháng)春第一汽車(chē)制造廠(chǎng)建成投產(chǎn),中國第一家飛機制造廠(chǎng)試制成功第一架?chē)姎馐斤w機,中國第一家制造機床的工廠(chǎng)沈陽(yáng)第一機床廠(chǎng)建成投產(chǎn),大批量生產(chǎn)電子管的北京電子管廠(chǎng)正式投產(chǎn)。飛架南北的武漢長(cháng)江大橋1957年建成。青藏、康藏、新藏公路相繼建成通車(chē)。大大小小的建設項目不勝枚舉。一大批舊中國沒(méi)有的現代工業(yè)骨干企業(yè),開(kāi)始一個(gè)個(gè)建立起來(lái);一大批能源基地和工業(yè)化原料基地的建立,使我國工業(yè)生產(chǎn)能力大幅度提高;一大批工礦企業(yè)在內地興建,使舊中國工業(yè)過(guò)分偏于沿海的不合理布局初步得到改善。“一五”期間工業(yè)建設和生產(chǎn)所取得的成就,遠遠超過(guò)了舊中國的一百年。同世界其他國家工業(yè)起飛時(shí)期的增長(cháng)速度相比,也是名列前茅的。在全黨全國人民同心同德的艱苦奮斗中,中國的社會(huì )主義工業(yè)化步伐在扎扎實(shí)實(shí)地向前邁進(jìn)。
  四、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的基本完成和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的初步建立
  隨著(zhù)過(guò)渡時(shí)期總路線(xiàn)的提出和第一個(gè)五年建設計劃的實(shí)施,對農業(yè)、手工業(yè)和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的有系統的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,也在大力向前推進(jìn)。
  1953年,黨先后作出關(guān)于農業(yè)生產(chǎn)互助合作的決議和關(guān)于發(fā)展農業(yè)生產(chǎn)合作社的決議。兩個(gè)決議要求按照積極發(fā)展、穩步前進(jìn)的方針和自愿互利的原則,采取典型示范和逐步推廣的方法,把農業(yè)互助合作當作一件大事去做。在這兩個(gè)決議的指導下,全國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合作社都增產(chǎn)增收,并且一般都是互助組優(yōu)于單干,合作社又優(yōu)于互助組。因此互助合作運動(dòng)得到廣大貧苦農民的歡迎,參加合作社已開(kāi)始成為一種群眾性的行動(dòng)。
  隨著(zhù)工業(yè)化的發(fā)展,急劇擴大了商品糧食的需求量,出現了糧食供應不足、農民待價(jià)惜售和私人糧商糧販操縱糧食市場(chǎng)的局面。在中國實(shí)行工業(yè)化,必須依靠農業(yè)的發(fā)展和農民的支持。1953年10月,中央作出關(guān)于實(shí)行糧食的計劃收購和計劃供應(簡(jiǎn)稱(chēng)統購統銷(xiāo))的決議。糧食統購統銷(xiāo)的實(shí)行,初步緩解糧食供應的緊張,保持了市場(chǎng)物價(jià)的穩定,在不高的水準上滿(mǎn)足了工業(yè)化對糧食的需要?;ブ献?、糧食征購,成為對小農經(jīng)濟進(jìn)行改造的相互聯(lián)系、相互促進(jìn)的兩大戰略措施。
  糧食供求關(guān)系緊張的矛盾,通過(guò)實(shí)行統購統銷(xiāo)政策得到緩解,卻不能根本改變農業(yè)生產(chǎn)落后于工業(yè)發(fā)展的狀況。中央認為,現實(shí)的辦法主要是合作化并在此基礎上適當進(jìn)行技術(shù)改革。1954年初,在開(kāi)展過(guò)渡時(shí)期總路線(xiàn)宣傳教育的基礎上,農村很快掀起大辦農業(yè)社的熱潮,1955年春達到67萬(wàn)個(gè)。農業(yè)社大發(fā)展中一些地方出現的工作粗糙,引起農民的不滿(mǎn)。中央決定對農業(yè)生產(chǎn)合作社進(jìn)行一次整頓。整頓的方針是:區別不同地區的情況,或者暫時(shí)停止發(fā)展,或者適當收縮,或者在鞏固中繼續發(fā)展,即“停、縮、發(fā)”。經(jīng)過(guò)初步整頓,當年夏收,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農業(yè)社增產(chǎn),說(shuō)明這一年半時(shí)間農業(yè)社的發(fā)展和隨后的整頓工作,基本上是健康的,初步奠定了農業(yè)合作化的基礎。
  農業(yè)互助合作運動(dòng)的發(fā)展和糧食統購統銷(xiāo)政策的實(shí)行,直接推動(dòng)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的進(jìn)程。1953年6月,中央兩次召開(kāi)政治局擴大會(huì )議進(jìn)行討論,確定經(jīng)過(guò)國家資本主義改造資本主義工業(yè)的方針。隨后又決定對私營(yíng)商業(yè)不采取單純“排擠”的辦法,也采取國家資本主義的方針。9月,毛澤東在對民主黨派和工商界部分代表談話(huà)時(shí)說(shuō):“有了三年多的經(jīng)驗,已經(jīng)可以肯定:經(jīng)過(guò)國家資本主義完成對私營(yíng)工商業(yè)的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,是較健全的方針和辦法”。私營(yíng)工業(yè)從低級國家資本主義形式(統購包銷(xiāo)、加工訂貨)到高級國家資本主義形式(公私合營(yíng))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,事實(shí)上也就是逐步改造其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和逐步走向社會(huì )主義的過(guò)程。這樣,黨對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的政策,概括為“利用、限制、改造”。利用和限制資本主義的過(guò)程,也就是改造資本主義的過(guò)程。
  對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利用、限制、改造政策的確定大大地促進(jìn)了對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的改造。在1953年底以前,著(zhù)重發(fā)展以加工訂貨為主的初級和中級國家資本主義形式。1954年1月,中央財政經(jīng)濟委員會(huì )提出關(guān)于有步驟地將資本主義工業(yè)基本上改造為公私合營(yíng)企業(yè)的意見(jiàn)。此后,開(kāi)始轉入重點(diǎn)發(fā)展公私合營(yíng)這種高級形式的國家資本主義。加工訂貨,主要是國家同資本家在企業(yè)外部的合作。公私合營(yíng),是社會(huì )主義成分同資本主義成分在企業(yè)內部的合作,公方占有相當股權,公私雙方共同經(jīng)營(yíng)企業(yè),公方代表居于領(lǐng)導地位。這兩種形式的國家資本主義,利潤都實(shí)行“四馬分肥”,即分為國家所得稅、企業(yè)公積金、工人福利費、資方紅利四個(gè)部分,資方紅利大體占四分之一,企業(yè)利潤大部分歸國家和工人,基本上是為國計民生服務(wù)的。這就使這些企業(yè)具有不同程度的社會(huì )主義性質(zhì)。
  當時(shí)私營(yíng)企業(yè)大多設備陳舊,經(jīng)營(yíng)落后。加上原料、市場(chǎng)等方面的限制,不少私營(yíng)企業(yè)經(jīng)營(yíng)漸感困難,主動(dòng)要求國家支持,實(shí)行公私合營(yíng)。這樣,1954年到1955年擴展公私合營(yíng)的工作取得很大進(jìn)展。企業(yè)合營(yíng)后,由于國家派遣干部加強領(lǐng)導,投資進(jìn)行新建、擴建,整頓經(jīng)營(yíng)管理,工人勞動(dòng)積極性提高,使生產(chǎn)迅速發(fā)展,利潤增加。這些情況,使更多的資本家要求公私合營(yíng),形成對工商業(yè)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的有利形勢。1954年12月,中央提出統籌兼顧、歸口安排、按行業(yè)改造的方針。各行業(yè)以大帶小,以先進(jìn)帶落后,先對中小企業(yè)進(jìn)行改組、合并,然后實(shí)行公私合營(yíng),把個(gè)別合營(yíng)和按行業(yè)的改組、改造結合起來(lái)。1955年11月,中央提出了大大加速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全行業(yè)公私合營(yíng)的計劃。在各行業(yè)私營(yíng)工商業(yè)者的要求下,政府采取一次批準、全面合營(yíng)的辦法,即先承認全行業(yè)公私合營(yíng),然后進(jìn)行清產(chǎn)核資,確定利息,并實(shí)行企業(yè)改組、人事調整、生產(chǎn)安排等。這種公私合營(yíng)企業(yè)與國營(yíng)企業(yè)在實(shí)質(zhì)上已沒(méi)有多大差別。
  1955年夏季起到1956年底,我國加快了對農業(yè)、手工業(yè)和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的步伐,在較短的時(shí)間里,實(shí)現了生產(chǎn)資料所有制的深刻變革,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取得決定性的勝利。全民所有制和勞動(dòng)群眾集體所有制這兩種社會(huì )主義公有制形式,已在整個(gè)國民經(jīng)濟中占居絕對優(yōu)勢地位。伴隨著(zhù)社會(huì )主義經(jīng)濟基礎的建立,我國人民民主專(zhuān)政的國家制度也逐步健全起來(lái)。馬克思主義在國家政治生活中指導地位的確立,促使社會(huì )主義的思想意識和社會(huì )道德規范在人民中間逐漸樹(shù)立起來(lái)。有了新的社會(huì )主義經(jīng)濟基礎,又有依據社會(huì )主義的原則進(jìn)行政治、文化、思想、社會(huì )生活等各方面建設的成果,這就初步建立了社會(huì )主義基本制度。當然,我國由新民主主義過(guò)渡到社會(huì )主義,只是進(jìn)入社會(huì )主義的初級階段。
  在向社會(huì )主義過(guò)渡的進(jìn)程中,黨創(chuàng )造了一系列適合中國特點(diǎn)的過(guò)渡形式。在農業(yè)方面,創(chuàng )造了以初級農業(yè)生產(chǎn)合作社為主要形式的多種互助合作形式,使農民的個(gè)體私有制逐步轉變?yōu)樯鐣?huì )主義集體所有制。對個(gè)體手工業(yè),也采取類(lèi)似的辦法。對資本主義工商業(yè),創(chuàng )造了加工定貨、經(jīng)銷(xiāo)代銷(xiāo)、公私合營(yíng)等一系列國家資本主義形式,使資本家私有制逐步過(guò)渡到社會(huì )主義公有制,成功地實(shí)現了對資產(chǎn)階級的和平贖買(mǎi)。這些經(jīng)驗,豐富和發(fā)展了馬克思主義的科學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理論。在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過(guò)程中,黨和政府適時(shí)進(jìn)行政策調整,注意對生產(chǎn)和流通的許多環(huán)節統籌安排,糾正了改造高潮之中出現的紊亂現象,從而避免了通常情況下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急劇變革往往引起的對社會(huì )生產(chǎn)力的破壞,而且總體上保證了工農業(yè)生產(chǎn)的增長(cháng),促進(jìn)了整個(gè)國民經(jīng)濟的發(fā)展。盡管在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工作的后期存在要求過(guò)急、工作過(guò)粗、改變過(guò)快、形式也過(guò)于簡(jiǎn)單劃一等缺點(diǎn),以致在長(cháng)時(shí)間遺留了一些問(wèn)題。但就五十年代中國經(jīng)濟、中國社會(huì )發(fā)展的全局以及中國所面臨的復雜國際局勢而論,當時(shí)對社會(huì )主義的選擇是不可避免的,也是完全正確的。在一個(gè)幾億人口的大國中比較順利地實(shí)現如此復雜、困難和深刻的社會(huì )變革,為我國今后的進(jìn)步和發(fā)展奠定了基礎。
  在以毛澤東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領(lǐng)導集體的領(lǐng)導下,新民主主義革命取得偉大勝利,建立了新中國,并確立了社會(huì )主義基本制度。這是中國社會(huì )在二十世紀實(shí)現的第二次歷史性的巨大變化。
編輯:高昊
?
友情鏈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