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3年03月29日 星期三

第六章 探索中國自己的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的道路

發(fā)布日期:2017-07-28

信息來(lái)源:中聯(lián)部網(wǎng)站

  一、黨的八大和探索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的良好開(kāi)端
  社會(huì )主義基本制度在中國初步建立起來(lái),但是中國的生產(chǎn)力發(fā)展水平還很落后。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的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文化應該怎樣建設和發(fā)展?這是黨面臨的全新課題。
  五十年代中期,國際形勢也發(fā)生重大變化。國際關(guān)系中緩和趨向的出現以及世界經(jīng)濟與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的迅速發(fā)展,為中國剛剛起步的大規模社會(huì )主義經(jīng)濟建設提供了難得的機遇。同時(shí),國際共產(chǎn)主義運動(dòng)也發(fā)生了一系列重大事件。1956年2月召開(kāi)的蘇聯(lián)共產(chǎn)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尖銳地揭露斯大林在領(lǐng)導蘇聯(lián)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中的嚴重錯誤以及對他的個(gè)人崇拜所造成的嚴重后果,在社會(huì )主義陣營(yíng)引起極大震動(dòng)。中國共產(chǎn)黨不贊成全盤(pán)否定斯大林領(lǐng)導蘇聯(lián)黨和人民為社會(huì )主義而奮斗的歷史,先后發(fā)表關(guān)于如何正確總結無(wú)產(chǎn)階級專(zhuān)政歷史經(jīng)驗的兩篇文章,表明自己的原則立場(chǎng)。同時(shí)認為,揭開(kāi)斯大林問(wèn)題的“蓋子”,對于各國馬克思主義政黨,包括我們黨,破除迷信,解放思想,探索適合本國情況的革命和建設道路具有重要意義。毛澤東說(shuō):我們從蘇共二十大得到的最重要教益是要獨立思考,從各個(gè)方面考慮如何按照中國的情況辦事,努力找到中國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的具體道路。
  黨的八大的召開(kāi),標志著(zhù)中國共產(chǎn)黨探索自己的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的道路取得初步的成果。在這之前,毛澤東的《論十大關(guān)系》則是這一探索的開(kāi)始。
  1956年2月至4月間,中共中央政治局分別約集三十多個(gè)經(jīng)濟部門(mén)的負責同志座談,討論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中存在的各種問(wèn)題。毛澤東集中大家的意見(jiàn),在4月的政治局擴大會(huì )議上作《論十大關(guān)系》報告。報告確定的基本方針,就是要把國內外一切積極因素調動(dòng)起來(lái),為社會(huì )主義事業(yè)服務(wù)。報告論述的十個(gè)問(wèn)題是在總結我國經(jīng)濟建設的經(jīng)驗和以蘇聯(lián)經(jīng)驗為鑒戒的基礎上提出來(lái)的。鑒于蘇聯(lián)忽視農業(yè)、輕工業(yè),片面強調重工業(yè),造成農輕重發(fā)展不平衡的教訓,報告提出今后我國的經(jīng)濟計劃應該適當調整,更多地發(fā)展農業(yè)、輕工業(yè),更多地利用和發(fā)展沿海工業(yè),盡量降低軍政費用的比重,多搞經(jīng)濟建設。這些思想實(shí)際上涉及中國工業(yè)化的道路問(wèn)題。報告又論述了國家、生產(chǎn)單位和生產(chǎn)者個(gè)人的關(guān)系,中央和地方的關(guān)系,開(kāi)始涉及經(jīng)濟體制的改革;還闡述了漢族和少數民族,黨和非黨,革命和反革命,是和非及中國和外國等屬于政治生活方面的關(guān)系。在中國與外國的關(guān)系中,毛澤東提出“向外國學(xué)習”的口號,指出:“我們的方針是,一切民族、一切國家的長(cháng)處都要學(xué),政治、經(jīng)濟、科學(xué)、技術(shù)、文學(xué)、藝術(shù)的一切真正好的東西都要學(xué)”,包括“學(xué)習資本主義國家的先進(jìn)的科學(xué)技術(shù)和企業(yè)管理方法中合乎科學(xué)的方面”。這樣就初步提出了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經(jīng)濟、政治建設的若干新方針。
  同《論十大關(guān)系》的討論相聯(lián)系,在這次政治局擴大會(huì )議上還提出在科學(xué)文化工作中實(shí)行“百花齊放,百家爭鳴”的方針。這一方針的實(shí)質(zhì)是要充分調動(dòng)知識分子的積極性。此前,中央在1月召開(kāi)了關(guān)于知識分子問(wèn)題的會(huì )議,周恩來(lái)代表中央作報告,肯定我國知識界的面貌已經(jīng)發(fā)生了根本變化,知識分子的絕大部分已經(jīng)成為工人階級的一部分;在分析世界科學(xué)技術(shù)一日千里發(fā)展的緊迫形勢后,提出了“向現代科學(xué)進(jìn)軍”的任務(wù)。毛澤東在會(huì )上講話(huà),號召全黨努力學(xué)習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知識,為迅速趕上世界科學(xué)先進(jìn)水平而奮斗。這樣就初步提出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文化建設的若干新方針。
  《論十大關(guān)系》提出的許多重要方針和觀(guān)點(diǎn),對于后來(lái)國家的發(fā)展具有重要意義。毛澤東說(shuō),前幾年搞建設主要是照搬外國經(jīng)驗,《論十大關(guān)系》開(kāi)始提出我們自己的建設路線(xiàn),有我們自己的一套內容。
  1956年9月15日至27日,中國共產(chǎn)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(huì )在北京舉行。出席大會(huì )的代表1026人,代表全國1073萬(wàn)黨員。毛澤東致開(kāi)幕詞,劉少奇代表中央委員會(huì )作政治報告,鄧小平作關(guān)于修改黨章的報告,周恩來(lái)作關(guān)于發(fā)展國民經(jīng)濟的第二個(gè)五年計劃的建議的報告,朱德、陳云等一百多位代表作了大會(huì )發(fā)言或書(shū)面發(fā)言。大會(huì )正確地分析國內外形勢和國內主要矛盾的變化,明確指出:由于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已經(jīng)取得決定性的勝利,我國無(wú)產(chǎn)階級同資產(chǎn)階級之間的矛盾已經(jīng)基本上解決,國內的主要矛盾,已經(jīng)是人民對于建立先進(jìn)的工業(yè)國的要求同落后的農業(yè)國的現實(shí)之間的矛盾,已經(jīng)是人民對于經(jīng)濟文化迅速發(fā)展的需要同當前經(jīng)濟文化不能滿(mǎn)足人民需要的狀況之間的矛盾。黨和全國人民當前的主要任務(wù),就是要集中力量解決這個(gè)矛盾,把我國盡快地從落后的農業(yè)國變?yōu)橄冗M(jìn)的工業(yè)國。這些論述,是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在我國建立起來(lái)以后黨確定正確路線(xiàn)的基本依據。
  大會(huì )確定了經(jīng)濟、政治、文化和外交工作的方針。在經(jīng)濟建設方面,強調要從國家的財力物力的實(shí)際狀況出發(fā),堅持既反保守又反冒進(jìn)即在綜合平衡中穩步前進(jìn)的方針。在管理體制方面,要求適當擴大地方管理權限,并調整一些經(jīng)濟管理體制。大會(huì )肯定陳云提出的“三個(gè)主體,三個(gè)補充”思想,即:國家與集體經(jīng)營(yíng)、計劃生產(chǎn)和國家市場(chǎng)是主體,一定范圍內國家領(lǐng)導的個(gè)體經(jīng)營(yíng)、自由生產(chǎn)和自由市場(chǎng)作為補充。在政治關(guān)系方面,強調進(jìn)一步擴大國家的民主生活,建立健全社會(huì )主義法制;共產(chǎn)黨和各民主黨派、無(wú)黨派民主人士實(shí)行“長(cháng)期共存,互相監督”的方針,堅持中國共產(chǎn)黨領(lǐng)導的統一戰線(xiàn)和多黨合作。在科學(xué)文化建設方面,確認“百花齊放,百家爭鳴”為發(fā)展科學(xué)和文化藝術(shù)的指導方針,努力創(chuàng )造社會(huì )主義的民族的新文化。在對外政策方面,堅持以互相尊重主權和領(lǐng)土完整、互不侵犯、互不干涉內政、平等互利、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為基礎的外交政策。大會(huì )還提出了在全國執政的情況下加強黨的建設的重要方針,要求更加重視發(fā)揚黨的群眾路線(xiàn)的優(yōu)良傳統,警惕執政黨脫離群眾和實(shí)際;強調對黨的組織和黨員的監督,堅持集體領(lǐng)導和個(gè)人負責相結合的制度,發(fā)揚黨內民主,反對個(gè)人崇拜。
  大會(huì )選舉產(chǎn)生黨的第八屆中央委員會(huì ),97人當選為中央委員。隨后在八屆一中全會(huì )上,選出14名政治局委員,選舉毛澤東為中央委員會(huì )主席,劉少奇、周恩來(lái)、朱德、陳云為副主席,鄧小平為總書(shū)記,由上述6人組成中央政治局常務(wù)委員會(huì )。
  八大一次會(huì )議制定的路線(xiàn)是正確的,提出的許多新方針和設想是富于創(chuàng )造精神的。這次會(huì )議對我國自己的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的探索,取得了初步的并且具有深遠歷史意義的成果,為社會(huì )主義事業(yè)的發(fā)展和黨的建設指明了方向。
  八大一次會(huì )議后,黨沿著(zhù)正確的方向繼續探索:按照大會(huì )確定的方針調整若干方面的經(jīng)濟關(guān)系和編制1957年經(jīng)濟計劃;準備全黨整風(fēng),正確處理日漸突出的人民內部矛盾。
  這期間,自由市場(chǎng)一度活躍,個(gè)體工商戶(hù)有明顯增長(cháng),其中還出現人們稱(chēng)之為“地下工場(chǎng)”的較大的個(gè)體戶(hù)手工業(yè)和手工工場(chǎng)。1956年12月毛澤東提出:地下工廠(chǎng)要使它成為地上,合法化。只要有市場(chǎng)、有原料,這樣的工廠(chǎng)還可以增加。“可以消滅了資本主義,又搞資本主義”。毛澤東的這些意見(jiàn)得到其他中央領(lǐng)導同志的贊同。劉少奇認為“地下工場(chǎng)”對人民有利,是社會(huì )主義經(jīng)濟的補充。周恩來(lái)提出:主流是社會(huì )主義,小的給些自由,這樣可以幫助社會(huì )主義的發(fā)展。這些搞活經(jīng)濟的新思路,是八大確認的以國家經(jīng)營(yíng)和集體經(jīng)營(yíng)為主體、以一定數量的個(gè)體經(jīng)營(yíng)為補充的政策的新發(fā)展,允許一定限度的私人資本主義經(jīng)營(yíng)和發(fā)展,使之在國家領(lǐng)導下作為社會(huì )主義經(jīng)濟主體的補充。
  1956年初,黨中央和國務(wù)院負責經(jīng)濟工作的領(lǐng)導人已經(jīng)發(fā)現經(jīng)濟建設中出現的冒進(jìn)傾向。經(jīng)過(guò)幾個(gè)月的努力,這種傾向初步得到遏制,但是急于求成的思想問(wèn)題并沒(méi)有真正解決。圍繞對1956年經(jīng)濟工作的估計和1957年經(jīng)濟計劃的制定,黨的高層領(lǐng)導產(chǎn)生了一些不同意見(jiàn)。在這年11月召開(kāi)的八屆二中全會(huì )上,周恩來(lái)提出1957年的計劃應該實(shí)行“保證重點(diǎn),適當收縮”的方針,得到大多數與會(huì )者的贊同。根據這個(gè)精神制定的1957年計劃,保證了這一年的經(jīng)濟工作成為建國以來(lái)效果最好的年份之一。
  八大以后,還對農業(yè)集體經(jīng)濟的內部關(guān)系進(jìn)行了調整。從1956年到1957年上半年,浙江、安徽、四川等地出現了包產(chǎn)到戶(hù)等形式的試驗。這是朝著(zhù)實(shí)行生產(chǎn)責任制方向的創(chuàng )造性嘗試。此外,黨的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通過(guò)關(guān)于改進(jìn)工業(yè)、商業(yè)、財政管理體制的三個(gè)規定草案,按照八大的要求,適當向地方和企業(yè)下放管理權力。
  調整經(jīng)濟計劃和調整經(jīng)濟關(guān)系,實(shí)質(zhì)上都是處理人民內部的矛盾。系統地提出如何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(wèn)題,則是1957年2月毛澤東在最高國務(wù)會(huì )議上就這個(gè)問(wèn)題發(fā)表重要講話(huà)以后的事情。
  二、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理論的提出和全黨整風(fēng)
  蘇共二十大后,東歐一些社會(huì )主義國家彌漫著(zhù)動(dòng)蕩不安的氣氛,相繼發(fā)生波蘭和匈牙利事件。帝國主義乘機掀起反蘇反共反社會(huì )主義的浪潮。波匈事件對中國也有一定影響。1956年秋冬,在農村、工廠(chǎng)、學(xué)校都出現了一些“鬧事”的情況。由于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的急促,加上經(jīng)濟建設中冒進(jìn)傾向的影響未能完全消除,一些社會(huì )矛盾突出起來(lái)。這樣,從借鑒斯大林的錯誤和波匈事件的歷史教訓入手,總結自己的經(jīng)驗,正確認識和處理中國社會(huì )主義社會(huì )的各種矛盾,就成為以毛澤東為核心的黨中央著(zhù)重思考的重大課題。
  1957年2月,毛澤東在最高國務(wù)會(huì )議上發(fā)表《關(guān)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(wèn)題》講話(huà)。他指出:社會(huì )主義社會(huì )充滿(mǎn)著(zhù)矛盾,社會(huì )主義社會(huì )的基本矛盾仍然是生產(chǎn)力和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、經(jīng)濟基礎和上層建筑之間的矛盾,不過(guò)社會(huì )主義社會(huì )的這些矛盾同舊社會(huì )的這些矛盾具有根本不同的性質(zhì)和情況,可以通過(guò)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本身的自我調整和完善,不斷地得到解決。他還指出:社會(huì )主義社會(huì )存在著(zhù)敵我之間和人民內部?jì)深?lèi)性質(zhì)根本不同的矛盾,前者需要用強制的、專(zhuān)政的方法去解決,后者只能用民主的、說(shuō)服教育的方法,即“團結―批評―團結”的方法去解決,決不能用解決敵我矛盾的方法解決人民內部的矛盾。毛澤東的這篇講話(huà),總結了社會(huì )主義事業(yè)發(fā)展中的歷史經(jīng)驗,研究回答了我國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基本完成后出現的新問(wèn)題,提出的嚴格區分兩類(lèi)不同性質(zhì)矛盾、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理論,科學(xué)地闡明了社會(huì )主義社會(huì )的矛盾問(wèn)題,是對科學(xué)社會(huì )主義理論的重要發(fā)展。
  毛澤東這篇講話(huà)及隨后他在全國宣傳工作會(huì )議上的講話(huà),在黨內和廣大干部、知識分子中進(jìn)行傳達、學(xué)習和討論,實(shí)際上為全黨整風(fēng)作了積極準備。
  4月下旬,中共中央發(fā)出關(guān)于整風(fēng)運動(dòng)的指示。隨后,各級黨政領(lǐng)導機關(guān)和高等學(xué)校、科學(xué)研究機構、文化藝術(shù)單位的黨組織紛紛召開(kāi)各種形式的座談會(huì )和小組會(huì ),聽(tīng)取黨內外群眾的意見(jiàn)。在整風(fēng)運動(dòng)中,群眾提出的意見(jiàn)絕大部分是正確的、有益的,有利于改進(jìn)黨的領(lǐng)導。毛澤東看到一些關(guān)于整風(fēng)的報道后指示:“不整風(fēng)黨就毀了。”開(kāi)展整風(fēng),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,“這是天下第一大事”。
  但是,隨著(zhù)整風(fēng)運動(dòng)的迅猛展開(kāi),也出現了一些復雜情況,除了對黨的工作作風(fēng)提出批評的意見(jiàn)外,也有極少數資產(chǎn)階級右派分子乘機向黨和新生的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發(fā)動(dòng)進(jìn)攻。他們把共產(chǎn)黨在國家政治生活中的領(lǐng)導地位,攻擊為“黨天下”,公然提出共產(chǎn)黨退出機關(guān)、學(xué)校,公方代表退出合營(yíng)企業(yè),要求“輪流坐莊”,妄圖取代共產(chǎn)黨的領(lǐng)導;極力抹煞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和建設的成績(jì),根本否定社會(huì )主義制度的優(yōu)越性,把人民民主專(zhuān)政的制度說(shuō)成是產(chǎn)生官僚主義、宗派主義和主觀(guān)主義的根源。這種異?,F象,不能不引起黨的高度警覺(jué),并被看成是一個(gè)危險的政治信號。6月8日,中央發(fā)出組織力量反擊右派分子進(jìn)攻的黨內指示,《人民日報》發(fā)表《這是為什么?》的社論。大規模的反右派斗爭開(kāi)始進(jìn)行。
  從新中國成立到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基本完成,在短短的七年里實(shí)現這樣深刻的社會(huì )變革,不能不引起社會(huì )各階級、各階層的不同反應。反抗和敵視社會(huì )主義的勢力在一定范圍內還存在,中國要不要走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和堅持中國共產(chǎn)黨領(lǐng)導的問(wèn)題,實(shí)際上沒(méi)有完全解決。因此,對反對黨的領(lǐng)導,反對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的思潮和右派分子的進(jìn)攻進(jìn)行批判和反擊是必要的,也是正確的。但是,敵視社會(huì )主義的人在國內畢竟只是極少數。由于當時(shí)黨對階級斗爭的形勢作了過(guò)于嚴重的估計和判斷,導致反右派斗爭嚴重擴大化,把一批知識分子、愛(ài)國人士和黨內干部錯劃為右派分子,造成了不幸的后果。
  反右派斗爭擴大化的嚴重后果之一,是改變了八大一次會(huì )議關(guān)于社會(huì )主要矛盾的論斷和社會(huì )階級關(guān)系狀況的分析,使黨的指導思想開(kāi)始出現“左”的偏差。毛澤東在1957年九十月間召開(kāi)的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上提出:“無(wú)產(chǎn)階級和資產(chǎn)階級的矛盾,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和資本主義道路的矛盾,毫無(wú)疑問(wèn),這是當前我國社會(huì )的主要矛盾。”八大二次會(huì )議正式肯定這一論斷,并認為我國社會(huì )有“兩個(gè)剝削階級和兩個(gè)勞動(dòng)階級”:右派分子同被打倒了的地主買(mǎi)辦階級和其他反動(dòng)派被稱(chēng)為一個(gè)剝削階級,“正在逐步地接受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的民族資產(chǎn)階級和它的知識分子”被稱(chēng)為另一個(gè)剝削階級;工人和農民是兩個(gè)勞動(dòng)階級。這就改變了八大一次會(huì )議關(guān)于我國社會(huì )階級關(guān)系的正確分析,成為后來(lái)黨在階級斗爭問(wèn)題上屢犯擴大化錯誤的理論根源。
  在中國如何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,是一個(gè)十分艱難的探索過(guò)程,需要經(jīng)受實(shí)踐檢驗。當時(shí)面臨的主要是兩大問(wèn)題:一個(gè)是社會(huì )主義條件下的階級斗爭問(wèn)題,一個(gè)是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中的規模速度問(wèn)題。黨在這兩大問(wèn)題上一度發(fā)生嚴重失誤。這兩方面又相互影響,使探索過(guò)程出現嚴重曲折。
  三、“大躍進(jìn)”、人民公社化運動(dòng)和糾“左”過(guò)程中的曲折
  “大躍進(jìn)”運動(dòng)從1957年底開(kāi)始發(fā)動(dòng),1958年全面展開(kāi)。它的推行,表明黨力圖在探索中國自己的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的道路中打開(kāi)一個(gè)新的局面。它能夠發(fā)動(dòng)起來(lái),反映了曾長(cháng)期遭受帝國主義列強欺凌的中國人民,站立起來(lái)之后求強求富的強烈渴望。從新中國成立到社會(huì )主義改造基本完成,短短幾年內一連串接踵而至的勝利,使得人們相信中國富強的目標可能在一個(gè)較短的時(shí)間內實(shí)現。
  反右派斗爭之后,黨中央認為,經(jīng)濟戰線(xiàn)和思想戰線(xiàn)上的社會(huì )主義革命已經(jīng)取得偉大勝利,人民群眾的熱情高漲,經(jīng)濟建設可以搞得更快一些。八屆三中全會(huì )在批評1956年反冒進(jìn)的同時(shí),改變了八大一次會(huì )議確認的在經(jīng)濟建設上既反保守又反冒進(jìn)的方針。全會(huì )決定在農村開(kāi)展關(guān)于農業(yè)生產(chǎn)建設的大辯論,以推動(dòng)農業(yè)的迅速發(fā)展。這年冬季,全國范圍掀起以興修水利為中心的冬季農業(yè)生產(chǎn)高潮,實(shí)際上拉開(kāi)了“大躍進(jìn)”運動(dòng)的序幕。1958年1月和3月,中央先后在南寧和成都召開(kāi)會(huì )議,對“大躍進(jìn)”作了進(jìn)一步準備。
  1958年5月召開(kāi)的八大二次會(huì )議,正式提出“鼓足干勁、力爭上游、多快好省地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”的總路線(xiàn)。這條總路線(xiàn)反映了廣大人民群眾迫切要求盡快改變我國經(jīng)濟文化落后狀況的普遍愿望。但由于它是在急于求成的思想指導下制定的,片面強調經(jīng)濟建設的發(fā)展速度,過(guò)分夸大人的主觀(guān)意志的作用,忽視了經(jīng)濟建設所必須遵循的客觀(guān)規律。會(huì )后,以片面追求工農業(yè)生產(chǎn)和建設的高速度,大幅度地提高和修改計劃指標為標志的“大躍進(jìn)”運動(dòng)在全國范圍內開(kāi)展起來(lái)。
  “大躍進(jìn)”表現在工業(yè)方面,首先是鋼產(chǎn)量指標的不斷提高。在農業(yè)上,主要是對農作物產(chǎn)量的估計嚴重浮夸。生產(chǎn)發(fā)展上的高指標和浮夸風(fēng),推動(dòng)著(zhù)在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方面急于向所謂更高級的形式過(guò)渡,主觀(guān)地認為農業(yè)合作社的規模越大,公有化程度越高,就越能促進(jìn)生產(chǎn)。1958年8月,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舉行擴大會(huì )議,正式?jīng)Q定當年鋼產(chǎn)量比上年翻一番,作出《關(guān)于在農村建立人民公社問(wèn)題的決議》。這次會(huì )議把“大躍進(jìn)”和人民公社化運動(dòng)迅速推向高潮,以高指標、瞎指揮、浮夸風(fēng)和“共產(chǎn)”風(fēng)為主要標志的“左”的錯誤,嚴重泛濫開(kāi)來(lái)。會(huì )后,為了在余下的四個(gè)月時(shí)間里完成追加的鋼產(chǎn)量當年翻番的任務(wù),在全國城鄉掀起全民大煉鋼鐵的群眾運動(dòng)。與此同時(shí),人民公社在全國農村普遍建立,沒(méi)有經(jīng)過(guò)認真試驗,短短幾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就基本實(shí)現公社化。大辦人民公社的過(guò)程,實(shí)際上是大刮以“一平二調”為主要特點(diǎn)的“共產(chǎn)”風(fēng)的過(guò)程,使農村生產(chǎn)力遭到嚴重破壞。
  “大躍進(jìn)”和人民公社化運動(dòng),是黨在探索中國自己的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過(guò)程中的一次嚴重失誤。這一失誤有它的由來(lái)。毛澤東發(fā)動(dòng)大躍進(jìn)時(shí)說(shuō):“中國經(jīng)濟落后,物質(zhì)基礎薄弱,使我們至今還處在一種被動(dòng)狀態(tài),精神上感到還是受束縛,在這方面我們還沒(méi)有得到解放。”這番話(huà),說(shuō)出了全黨的共同感受。破除迷信,奮發(fā)努力,要為民族振興和社會(huì )主義發(fā)展有所作為的精神是可貴的。廣大干部群眾付出的辛勤勞動(dòng)也取得一部分實(shí)際成果。但是,經(jīng)濟建設和生產(chǎn)關(guān)系的變革有它所必須遵循的客觀(guān)規律,生產(chǎn)力的發(fā)展也需要有積累的過(guò)程。黨對在中國這樣一個(gè)幅員遼闊、人口眾多、經(jīng)濟文化落后、地區發(fā)展很不平衡的大國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的艱巨性和復雜性估計不足,對掌握經(jīng)濟規律和科學(xué)知識的重要性也認識不足。全黨普遍缺乏領(lǐng)導大規模經(jīng)濟建設的經(jīng)驗。第一個(gè)五年計劃期間,雖然初步積累了一些好的和比較好的經(jīng)驗,但也未能予以足夠的重視。同時(shí),在過(guò)去的斗爭取得一連串勝利后,黨內驕傲情緒明顯增長(cháng)。這樣,“大躍進(jìn)”和人民公社化運動(dòng),就難以避免了。
  毛澤東是較早地通過(guò)調查研究覺(jué)察到運動(dòng)中出現嚴重問(wèn)題并努力加以糾正的主要領(lǐng)導人。1958年11月,第一次鄭州會(huì )議召開(kāi),毛澤東提出并要求糾正已經(jīng)覺(jué)察到的“左”的錯誤,強調要區別集體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,劃清社會(huì )主義和共產(chǎn)主義兩個(gè)發(fā)展階段,批評了廢除貨幣、取消商品生產(chǎn)和交換的主張。12月,在武漢召開(kāi)的八屆六中全會(huì )通過(guò)《關(guān)于人民公社若干問(wèn)題的決議》,一方面對人民公社的興起仍給予極高評價(jià),另一方面通過(guò)闡述幾個(gè)重大政策和理論問(wèn)題,批評了那種急于向全民所有制、向共產(chǎn)主義過(guò)渡和企圖過(guò)早地取消商品生產(chǎn)和商品交換的錯誤思想傾向。這以后,各地普遍整頓人民公社,遏制住了急急忙忙向全民所有制和共產(chǎn)主義過(guò)渡的勢頭。為了解決人民公社內部的平均主義和過(guò)分集中的傾向,1959年二三月間,中央政治局召開(kāi)第二次鄭州會(huì )議,從公社內部所有制分級的問(wèn)題入手,進(jìn)一步糾正“共產(chǎn)”風(fēng)。在貫徹會(huì )議精神的過(guò)程中,確定生產(chǎn)隊是人民公社的基本核算單位,生產(chǎn)隊的所有制還是公社的主要基礎,清算公社成立以來(lái)的賬目,退賠平調的資金物資。1959年4月初在上海舉行八屆七中全會(huì ),除肯定關(guān)于人民公社的整頓工作外,并對基本建設投資作了調整。這期間,毛澤東直接給省以下直至生產(chǎn)小隊的各級干部連續多次寫(xiě)黨內通信,談了農業(yè)方面的許多問(wèn)題,號召講真話(huà)。他強調干勁一定要有,假話(huà)一定不可講。在為廬山會(huì )議作準備的過(guò)程中,毛澤東同一些領(lǐng)導干部談話(huà),進(jìn)一步指出:大躍進(jìn)以來(lái)的基本經(jīng)驗是綜合平衡,有計劃按比例發(fā)展;生產(chǎn)高指標問(wèn)題,要搞一點(diǎn)馬鞍形,明年切記不可定高。
  第一次鄭州會(huì )議以后,經(jīng)過(guò)八九個(gè)月的緊張努力,“共產(chǎn)”風(fēng)、浮夸風(fēng)、高指標和瞎指揮等“左”的錯誤得到初步遏制,形勢開(kāi)始向好的方面轉變。這期間提出的一些正確理論觀(guān)點(diǎn)和政策思想,也有長(cháng)遠的意義。但是,由于對錯誤的嚴重性還缺乏足夠清醒的認識,糾“左”的努力,還局限在堅持“大躍進(jìn)”和人民公社的“左”的指導思想的大框架內,因而形勢并沒(méi)有根本好轉。
  1959年7月2日至8月1日在廬山召開(kāi)中央政治局擴大會(huì )議。毛澤東提出,總的形勢是成績(jì)很大,問(wèn)題不少,前途光明;根本問(wèn)題是經(jīng)濟工作中的平衡問(wèn)題。他要求大家在充分肯定成績(jì)的前提下,認真總結經(jīng)驗教訓;動(dòng)員全黨完成1959年的大躍進(jìn)任務(wù)。會(huì )議初期起草的《廬山會(huì )議諸問(wèn)題的議定記錄(草稿)》,基本精神是糾“左”。7月14日,政治局委員、國防部長(cháng)彭德懷給毛澤東寫(xiě)信陳述意見(jiàn)。他在肯定1958年成績(jì)的基礎上,著(zhù)重指出大躍進(jìn)以來(lái)工作中存在的一些嚴重問(wèn)題及其原因。7月16日,毛澤東批示將彭德懷的信印發(fā)與會(huì )全體同志。政治局候補委員、外交部副部長(cháng)張聞天、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(cháng)黃克誠、湖南省委第一書(shū)記周小舟等分別在小組會(huì )上發(fā)言,明確表示支持彭德懷信中的基本觀(guān)點(diǎn)。7月23日,毛澤東在大會(huì )講話(huà)中對彭德懷等人的不同意見(jiàn)進(jìn)行了批駁,認為是右傾的表現。于是,會(huì )議主題由糾“左”變?yōu)榉从摇?月2日至16日舉行黨的八屆八中全會(huì )通過(guò)決議,認定彭、黃、張、周犯了“具有反黨、反人民、反社會(huì )主義性質(zhì)的右傾機會(huì )主義路線(xiàn)的錯誤”。隨即在全黨范圍內展開(kāi)大規模的“反右傾”斗爭。
  “反右傾”斗爭造成嚴重后果,使黨內從中央到基層的民主生活遭到嚴重損害,中斷了糾正“左”的錯誤的進(jìn)程,使錯誤延續了更長(cháng)時(shí)間。廬山會(huì )議后繼續“大躍進(jìn)”的錯誤,加上自然災害和蘇聯(lián)政府背信棄義地撕毀合同,黨和人民面臨建國以來(lái)所未有的嚴重經(jīng)濟困難。原本希望快一些讓人民群眾過(guò)上較好的日子,結果卻出現令人痛心的狀況,這個(gè)沉痛的歷史教訓是不應忘記的。
  四、“調整、鞏固、充實(shí)、提高”方針的提出和政治上“左”的錯誤的發(fā)展
  在嚴重困難面前,全黨上下決心認真調查研究,糾正錯誤,調整政策。毛澤東在1960年6月寫(xiě)的《十年總結》一文中說(shuō),對于社會(huì )主義時(shí)期的革命和建設,還有一個(gè)很大的未被認識的必然王國,要以十年時(shí)間去調查研究它。11月中央發(fā)出關(guān)于農村人民公社當前政策問(wèn)題的緊急指示信,要求全黨用最大的努力來(lái)堅決糾正各種“左”的偏差。1961年1月,八屆九中全會(huì )正式?jīng)Q定對國民經(jīng)濟實(shí)行“調整、鞏固、充實(shí)、提高”的八字方針。這兩件事表明:三年來(lái)造成嚴重后果的“大躍進(jìn)”運動(dòng)實(shí)際上已被停止,國民經(jīng)濟開(kāi)始轉入調整的新軌道。
  八屆九中全會(huì )上,毛澤東強調要恢復實(shí)事求是的優(yōu)良傳統,號召大興調查研究之風(fēng)。會(huì )后,毛澤東、劉少奇、周恩來(lái)、朱德、鄧小平等中央領(lǐng)導人帶頭深入基層調查研究。在調查過(guò)程中,毛澤東發(fā)現緊急指示信還沒(méi)有完全解決人民公社的生產(chǎn)大隊內部生產(chǎn)隊與生產(chǎn)隊之間的平均主義和生產(chǎn)隊內部社員與社員之間的平均主義這兩個(gè)重大問(wèn)題。1961年3月,毛澤東在廣州主持起草《農村人民公社工作條例(草案)》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農業(yè)六十條”)。6月,取消了農村部分供給制和公共食堂。9月,將人民公社的基本核算單位下放到相當于原來(lái)初級社規模的生產(chǎn)隊。
  八字方針貫徹之初,工業(yè)的調整力度不夠。9月,中央作出關(guān)于當前工業(yè)問(wèn)題的指示,強調必須當機立斷,該退的堅決退下來(lái),把工業(yè)生產(chǎn)和基本建設的指標降到確實(shí)可靠、留有余地的水平上。同時(shí),中央發(fā)布試行《國營(yíng)工業(yè)企業(yè)工作條例(草案)》(即“工業(yè)七十條”)。這個(gè)條例實(shí)行后,國營(yíng)企業(yè)一系列規章制度恢復和建立起來(lái),工業(yè)調整有了明顯的起色。
  同經(jīng)濟工作的調整相配合,科學(xué)、教育、文化等各個(gè)領(lǐng)域也進(jìn)行調整。中央先后批發(fā)試行《關(guān)于自然科學(xué)研究機構當前工作的十四條意見(jiàn)(草案)》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科學(xué)十四條”)、《教育部直屬高等學(xué)校暫行工作條例(草案)》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高教六十條”)、《關(guān)于當前文學(xué)藝術(shù)工作若干問(wèn)題的意見(jiàn)(草案)》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文藝十條”,以后改為“文藝八條”)。這些條例的中心內容是調整黨和知識分子的關(guān)系以及貫徹落實(shí)科學(xué)和文藝工作中“百花齊放,百家爭鳴”的方針。為了進(jìn)一步調動(dòng)知識分子的積極性,在1962年3月于廣州召開(kāi)的全國科技工作會(huì )議和文藝工作會(huì )議上,周恩來(lái)發(fā)表講話(huà),重新肯定我國知識分子的絕大多數已經(jīng)是屬于勞動(dòng)人民的知識分子,而不是屬于資產(chǎn)階級的知識分子。隨后周恩來(lái)在二屆全國人大三次會(huì )議上作政府工作報告,再一次重申了這一科學(xué)論斷,使知識分子受到很大鼓舞。
  1962年1月11日至2月7日,黨中央在北京召開(kāi)擴大的工作會(huì )議(七千人大會(huì ))。劉少奇代表中央向大會(huì )提出的書(shū)面報告草稿,比較系統地初步總結了“大躍進(jìn)”以來(lái)經(jīng)濟建設工作的基本經(jīng)驗教訓,認為產(chǎn)生缺點(diǎn)錯誤的原因,一方面是由于在建設工作中經(jīng)驗不夠,另一方面是幾年來(lái)黨內不少領(lǐng)導同志不夠謙虛謹慎,違反黨的實(shí)事求是和群眾路線(xiàn)的傳統作風(fēng),削弱了民主集中制原則,妨礙了黨及時(shí)地盡早地發(fā)現問(wèn)題和糾正錯誤。這些看法,使黨朝著(zhù)勇敢地正視現實(shí),實(shí)事求是地認識“大躍進(jìn)”以來(lái)實(shí)際工作和指導思想上的錯誤,又向前邁進(jìn)了一步。
  毛澤東1月30日在大會(huì )上發(fā)表講話(huà),中心是講民主集中制,強調不論黨內黨外都要有充分的民主生活,并做了自我批評。毛澤東聯(lián)系三年“大躍進(jìn)”的教訓,闡明人類(lèi)認識客觀(guān)世界規律的重要性,承認建設強大的社會(huì )主義中國需要一百年時(shí)間。這些認識對進(jìn)一步深入總結幾年來(lái)的經(jīng)驗教訓、糾正工作中的錯誤具有極大作用。鄧小平、周恩來(lái)在大會(huì )上分別代表中央書(shū)記處和國務(wù)院做自我批評,并分別講了恢復黨的優(yōu)良傳統和克服目前困難的主要辦法。
  這次大會(huì )取得了在當時(shí)歷史條件下所能取得的積極成果。會(huì )議對缺點(diǎn)錯誤的比較實(shí)事求是的態(tài)度,會(huì )議的民主精神和自我批評精神,給全黨以鼓舞,使廣大黨員心情比較舒暢,在動(dòng)員全黨為戰勝困難而團結奮斗方面起了積極作用。會(huì )后,國民經(jīng)濟和政治關(guān)系等方面的調整都有進(jìn)一步的發(fā)展。國民經(jīng)濟大刀闊斧地進(jìn)行調整,采取的主要措施是:大力精簡(jiǎn)職工,減少城市人口;壓縮基本建設規模,停建緩建大批基本建設項目;縮短工業(yè)戰線(xiàn),實(shí)行必要的關(guān)、停、并、轉;進(jìn)一步從人力物力財力各方面加強和支援農業(yè)戰線(xiàn),加強農村基層的領(lǐng)導力量。由于采取這些果斷措施,經(jīng)過(guò)全國人民的艱苦奮斗和各級干部的緊張努力,調整工作較快取得成效。到1962年底,國民經(jīng)濟形勢開(kāi)始好轉。農業(yè)生產(chǎn)開(kāi)始回升。國家財政實(shí)現收支平衡。市場(chǎng)商品供應的緊張狀況有所緩和。城鄉人民生活水平也開(kāi)始略有上升。政治關(guān)系方面的調整著(zhù)重在恢復國家正常的政治生活,調整與民主黨派和非黨人士的關(guān)系,消除“大躍進(jìn)”以來(lái)產(chǎn)生的消極影響,加快了對在“反右傾”運動(dòng)中受到批判和處分的黨員、干部的甄別平反工作。隨著(zhù)調整工作的逐步深入,許多地方實(shí)行各種形式的農業(yè)生產(chǎn)責任制,不僅有效地促進(jìn)了農業(yè)生產(chǎn)的恢復和發(fā)展,而且對農業(yè)集體化之后適合我國農村生產(chǎn)力水平的農業(yè)生產(chǎn)管理方式作了積極探索。
  經(jīng)過(guò)七千人大會(huì )前后將近兩年的調整,國內形勢逐步好轉。但是黨在政治思想上的“左”的錯誤并沒(méi)有從根本上糾正,而且還在發(fā)展。
  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前期,世界上各種力量發(fā)生新的分化和改組,局勢出現動(dòng)蕩。隨著(zhù)中蘇之間的分歧擴大以及中美之間的斗爭加劇,中國周邊的國際形勢日趨緊張。這使黨認為,帝國主義、修正主義和各國反動(dòng)派在包圍中國,也影響黨對國內形勢的估量。
  蘇共二十二大以后,國際共運中的爭論愈演愈烈。蘇共領(lǐng)導人、蘇聯(lián)報刊連篇累牘地發(fā)表公開(kāi)信,攻擊中國黨和其他一些黨,在外交上推行霸權主義。中共中央從1963年9月至1964年7月,以《人民日報》編輯部和《紅旗》雜志編輯部的名義,相繼發(fā)表九篇評論蘇共中央公開(kāi)信的文章,批判“赫魯曉夫修正主義”,并由此論述了社會(huì )主義國家和平演變和資本主義復辟的歷史教訓。黨堅持獨立自主的原則,反對大黨大國對其他黨、其他國家的不平等做法和霸權主義,頂住來(lái)自蘇聯(lián)的巨大壓力,維護了國家主權、民族尊嚴和黨的尊嚴。但是,主要根據中國自己的經(jīng)驗和實(shí)踐來(lái)評價(jià)蘇聯(lián)的變化和國際共運,也產(chǎn)生了一些不符合實(shí)際的認識。
  1962年9月的八屆十中全會(huì ),聯(lián)系對蘇聯(lián)赫魯曉夫觀(guān)點(diǎn)的批評和對國內形勢的觀(guān)察,提出階級、形勢、矛盾問(wèn)題,強調資產(chǎn)階級復辟的危險性,階級斗爭必須年年講、月月講。這樣,就把社會(huì )主義社會(huì )一定范圍內存在的階級斗爭進(jìn)一步擴大化和絕對化。它標志著(zhù)黨在這個(gè)問(wèn)題上“左”的錯誤再度發(fā)展起來(lái)。
  八屆十中全會(huì )結束時(shí),接受1959年廬山會(huì )議的教訓,提出不要因為強調階級斗爭而放松經(jīng)濟工作,“要把工作放在第一位”。這樣,全會(huì )以后全黨全國的工作出現這樣一種復雜的情況:一方面,政治上階級斗爭擴大化的“左”的錯誤一步步發(fā)展;另一方面,經(jīng)濟上調整和恢復的任務(wù)基本上還能夠按原定計劃繼續進(jìn)行。
  八屆十中全會(huì )后,針對農村干部中存在的多吃多占、賬目不清等現象,在部分農村和城市開(kāi)展社會(huì )主義教育運動(dòng)。這次運動(dòng),雖然對于解決干部作風(fēng)和經(jīng)濟管理等方面的問(wèn)題起了一定作用,但由于把各種不同性質(zhì)的問(wèn)題都認為是階級斗爭或者是階級斗爭在黨內的反映,使不少干部受到不應有的沖擊。
  1964年底至1965年初,中央在北京召開(kāi)工作會(huì )議,制定《農村社會(huì )主義教育運動(dòng)中目前提出的一些問(wèn)題》(簡(jiǎn)稱(chēng)“二十三條”),部分地糾正了1964年下半年“四清”運動(dòng)中的一些過(guò)左做法,但它強調這次運動(dòng)的性質(zhì)是解決社會(huì )主義和資本主義的矛盾,運動(dòng)的重點(diǎn)“是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”,甚至認為在省和中央部門(mén)存在反對社會(huì )主義的人。與此同時(shí),在意識形態(tài)領(lǐng)域也開(kāi)展了錯誤的批判和斗爭。“左”的錯誤的發(fā)展,最終導致了“文化大革命”的發(fā)生。
  五、國民經(jīng)濟調整任務(wù)的完成和十年建設成就
  八屆十中全會(huì )以后,政治上“左”的錯誤雖有進(jìn)一步發(fā)展,但總體上還沒(méi)有對經(jīng)濟調整工作產(chǎn)生重大干擾。全黨和全國人民的主要注意力,仍然放在調整國民經(jīng)濟,恢復和發(fā)展生產(chǎn)方面。從1961年到1965年,經(jīng)過(guò)五年調整取得明顯成效:農輕重的比例關(guān)系實(shí)現了在新的基礎上的協(xié)調發(fā)展;國民經(jīng)濟中積累與消費的比例關(guān)系基本恢復正常;財政收支平衡,市場(chǎng)穩定,人民生活有所改善。當國民經(jīng)濟調整任務(wù)基本完成的時(shí)候,在1964年底到1965年初召開(kāi)的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(huì )第一次會(huì )議上,周恩來(lái)宣布:我國國民經(jīng)濟即將進(jìn)入一個(gè)新的發(fā)展時(shí)期,1966年將開(kāi)始執行第三個(gè)五年計劃,全國人民要努力奮斗,把我國逐步建設成為一個(gè)具有現代農業(yè)、現代工業(yè)、現代國防和現代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的社會(huì )主義強國。這是第一次鄭重地向全國人民宣布四個(gè)現代化的任務(wù)。這個(gè)宏偉的任務(wù)由于“文化大革命”的發(fā)生而沒(méi)有能夠按計劃付諸實(shí)施。
  從1956年到1966年“文化大革命”爆發(fā)前的十年,是黨領(lǐng)導我國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在探索中曲折發(fā)展的十年。其間,雖然遭受過(guò)嚴重挫折,仍然取得了很大成就。
  工業(yè)建設方面,以1966年同1956年相比,全國工業(yè)固定資產(chǎn)按原價(jià)計算,增長(cháng)了三倍。棉紗、原煤、發(fā)電量、鋼和機械設備等主要工業(yè)產(chǎn)品的產(chǎn)量,都有很大增長(cháng)。石油工業(yè)的發(fā)展尤其突出,到1965年已經(jīng)實(shí)現原油的全部自給。電子工業(yè)、石油化工、原子能、航天等一批新興工業(yè)逐步建設起來(lái),初步改善了工業(yè)布局,形成有相當規模和一定技術(shù)水平的工業(yè)體系。鐵路、公路、水運、航空、郵電等事業(yè)都有較大發(fā)展。十年新修鐵路8000公里,全國除西藏外,各省、市、自治區都有了鐵路,寧夏、青海、新疆等第一次通了火車(chē)。農業(yè)基本建設和技術(shù)改造大規模展開(kāi),并逐步收到成效。全國農用拖拉機產(chǎn)量和化肥施用量都增長(cháng)6倍以上,農村用電量增長(cháng)70倍。十年的教育事業(yè)有很大發(fā)展。高等院校畢業(yè)生近140萬(wàn)人,為前七年的4.9倍。經(jīng)過(guò)整頓,教育質(zhì)量得到顯著(zhù)提高??茖W(xué)技術(shù)工作取得比較突出的成果,國防科學(xué)技術(shù)的進(jìn)展最為顯著(zhù)。1964年10月16日,成功地爆炸第一顆原子彈,有力地打破了超級大國的核壟斷和核訛詐,提高了我國的國際地位。導彈和人造衛星的研制也取得突破性進(jìn)展。1965年,在世界上首次人工合成結晶牛胰島素。這些成就集中代表了我國科學(xué)技術(shù)達到的新水平。
  在這十年里,無(wú)論是建設事業(yè)的專(zhuān)門(mén)人才,還是黨政干部隊伍,都有較大發(fā)展。這期間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的成千上萬(wàn)各類(lèi)專(zhuān)門(mén)人才,大部分成為后來(lái)改革開(kāi)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(yè)各方面的骨干力量。黨的組織部門(mén)選拔了一批優(yōu)秀青年知識分子干部到基層掛職鍛煉,并提拔一些人到省、部級領(lǐng)導崗位工作,其中大部分人經(jīng)受住了后來(lái)政治運動(dòng)的考驗,成為領(lǐng)導改革開(kāi)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(yè)的中堅力量。
 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,這些成就是在國內發(fā)生嚴重經(jīng)濟困難,在國際上遭到戰爭威脅和巨大壓力(資本主義國家對我國長(cháng)期封鎖禁運,蘇聯(lián)撕毀合同、撤銷(xiāo)援助)的情況下取得的。黨和人民團結一致,堅持獨立自主、自力更生,頂住壓力,戰勝困難,表現出無(wú)比的英雄氣概和高昂的精神狀態(tài),涌現出像河南蘭考縣委書(shū)記焦裕祿,大慶石油工人王進(jìn)喜,解放軍戰士雷鋒,科學(xué)家錢(qián)學(xué)森、李四光、錢(qián)三強等先進(jìn)人物;還有響應黨的號召,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,在國防尖端科技事業(yè)和三線(xiàn)建設中默默無(wú)聞地作出奉獻的許許多多干部、職工、科技人員和解放軍指戰員。全黨和全國人民在他們的精神鼓舞下同甘共苦,昂首前進(jìn)。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在戰勝?lài)乐乩щy后逐步地重新出現欣欣向榮的景象。
  在這十年里,黨以蘇聯(lián)的經(jīng)驗教訓為借鑒,積累了領(lǐng)導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的重要經(jīng)驗,形成了一系列正確的理論觀(guān)點(diǎn)。黨的八大前后,以毛澤東為首的黨中央提出的富于創(chuàng )造精神的方針政策,使探索中國自己的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有了良好的開(kāi)端。毛澤東在1957年春提出必須正確區分和處理社會(huì )主義社會(huì )兩類(lèi)不同性質(zhì)的社會(huì )矛盾,把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作為國家政治生活的主題,并進(jìn)一步闡述了“百花齊放,百家爭鳴”、“長(cháng)期共存,互相監督”的方針和中國工業(yè)化道路。他還提出“造成一個(gè)又有集中又有民主,又有紀律又有自由,又有統一意志、又有個(gè)人心情舒暢、生動(dòng)活潑,那樣一種政治局面”的要求。1958年,他提出要把黨和國家的工作重點(diǎn)轉到技術(shù)革命和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上來(lái)。在領(lǐng)導糾正“大躍進(jìn)”和人民公社化運動(dòng)中的錯誤時(shí),他提出不能剝奪農民,不能超越階段,反對平均主義,強調發(fā)展商品生產(chǎn)、遵守價(jià)值規律和做好綜合平衡,以農輕重為序安排國民經(jīng)濟計劃等觀(guān)點(diǎn)。其他中央領(lǐng)導人也提出許多正確觀(guān)點(diǎn)和主張。這些都是八大路線(xiàn)的繼續發(fā)展,具有長(cháng)遠的指導意義。黨中央在六十年代調整國民經(jīng)濟過(guò)程中陸續制定了農村人民公社、工業(yè)、商業(yè)、教育、科學(xué)、文藝等方面的工作條例草案,比較系統地總結了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的經(jīng)驗,分別規定了適合當時(shí)情況的各項具體政策。所有這些,都是對中國自己的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的有益探索。當然,在中國這樣一個(gè)經(jīng)濟文化落后和地區發(fā)展很不平衡的大國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,是十分艱巨而復雜的任務(wù)。由于國際局勢的復雜多變,由于國內建設任務(wù)的艱巨繁重,由于缺乏領(lǐng)導社會(huì )主義建設的現成經(jīng)驗,使黨在探索過(guò)程中難以避免曲折。這一時(shí)期的失誤及其深刻教訓,對黨以后的工作也有著(zhù)重要的借鑒作用。
  總之,我國賴(lài)以進(jìn)行現代化建設的物質(zhì)技術(shù)基礎,很大一部分是這個(gè)期間建設起來(lái)的;全國經(jīng)濟文化建設等方面的骨干力量和他們的工作經(jīng)驗,大部分是在這個(gè)期間培養和積累起來(lái)的。這是黨在探索中國自己的建設社會(huì )主義道路十年工作中的主導方面。
編輯:高昊
?
友情鏈接